阅读文章

灯 光(外1篇)

[日期:2011-05-04] 来源:段芳老师推荐  作者:初二(3) 许向东 初二(2)班 熊思敏 [字体: ]

 

初二(3  许向东

 

放学后,他回到家时,天早已黑寂,一片黑乎乎的景象。他的眼睛里只有那寂寞的黑颜色,黑乎乎的手指,黑乎乎的门,黑乎乎的钥匙……黑色萦绕着他,黑色充斥着整个家门口。

黑色的人用他那黑色的手指,从他的黑色口袋中掏出一串黑色的钥匙。一串黑色的钥匙中只有一个是开启这扇门的钥匙,那寂寞惨淡的黑色无法蒙蔽他心中的眼睛,也无法阻挡住手指间的感觉。

他凭借着脑海的记忆,熟悉的齿口;手指间的感觉,不再是凹凸不平,而是有规律的。他很快地找到了这个钥匙。

面对黑色的门,虽只有不足一立方厘米的钥匙孔,有着黑暗挡着他的视线,但是他不需要在门上摸个遍。肚子上方的一些高度,对,就是这里,他毫不犹豫的用钥匙将门打开,寂静的楼道里传出了“吱——”的开门声。

门被他打开了,大门的打开并不意味着光明的到来,室内依然是一片寂寞的黑暗。他的眼中什么也看不见,黑乎乎的一片。

黑色有什么用?他早已习惯这黑色,房间内的布置早已被他掌握得一清二楚:对面的一堵墙上有窗户;正前方不远处是横放着、床头靠着左墙的床;床头左方是书桌,右方是床头柜;床尾的左前方是三个横向排列的大衣柜,右前方是柜子。

他向前走了三步,这是床。他向右走两步,这是衣柜。他向左走两步半,通过了衣柜和床尾夹成的狭窄通道。他又向左走了两步半,膝盖触到书桌左边的抽屉。

他很熟悉这些东西的位置,但这些记忆对他都不重要,对他最重要的记忆是书桌上的那盏唯一的台灯。整个室内原有两盏灯,天花板上的灯早已失修多年,无法使用,剩下的就是这唯一的台灯。

他摸索着书桌上的那盏台灯,摸索着台灯上的开关,他的手对那塑料的外壳十分敏感,因为他渴望着这台灯带来的光明。他的手指触动了开关,一瞬间,光明来了。

这一瞬间传来的光明赋予了这房间活力,黑乎乎的门变成红色的门,黑色的手指变成肉黄色的了,钥匙也变得有颜色了……这房间里原有的黑暗被这一瞬间的光给驱散了。

这来自地狱的死寂的黑暗被驱走了,而他的工作也开始了,他从书包里拿出作业,一个字一个字的写着写着……

每次回到家时,他渴望的就是打开这盏台灯;他渴望着这台灯带来的光明;他渴望从黑暗中解脱出来的那一刹那的豁然的瞬间。

这便是我儿时学习生活的一个片断,永恒地在我记忆中珍藏……

 

 

黑夜的透彻在瞳孔中无限放大

初二(2)班    熊思敏

 

寂寞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寂寞。我不是乖僻偏执,我只是不习惯别人的矫情。所以我在努力改变我自己,去接受那些微笑。

我不知道曾经有过多少悲伤与绝望的洪流将我吞噬。但我知道,未来需要我去感受那种温暖。也许会是阳光烂漫,也许会是狂风暴雨,也许会是风平浪静,也许会是万丈狂澜,也许会是繁花似锦,也许会是枝折花落。  
 
  但,在生命旅程上踩过风沙的脚步,不曾停留。要一直沿着那条长长的路走向未知的地平线。无论是曲折平坦,跋涉过多少平原高山,斩开过多少荆棘藤蔓,都在所不辞。

我们都有一个自己专属的标签,从降生的那一刻起切肤于己。我们秉着不断追求的信念奔跑在现实梦中。因为我们都相信终会寻觅到自己最真的归属。

所以,请你要相信,即使全世界都抛弃了你,在你的路途的终点,一定会有那么一个人在微笑地等待着你,矢志不渝。但这需要你,一直坚信着会有一颗明星在自己心中不曾陨落,然后自己去同样微笑着走完剩下的距离,决不放弃。我也这么要求自己相信。

但这路途上的风景总在瞬息万变,有着多么鲜明的色彩冲击着视线。即使对于我们这样一些人来说,即便是黑夜的风景,也一样有着最澄澈的气息。

可从来没有人知道那些黑夜中蠢蠢欲动不曾安分的不安全感。因为那些将自己牢牢桎梏的锁链被我们用最干净最明媚的笑靥完美的遮掩过去了。

我习惯戴着眼罩迎接梦乡。然而,关灯,戴上眼罩,侵袭而来的是无以言说的无垠的黑暗。在眼罩下睁大眼睛,感觉得到眼睫毛抵触黑暗的凝重。那是一种绝对的黑夜,没有一丝温度没有一丝光明没有一丝起伏。有的,只是像汹涌的暗流般将自己紧紧包围的黑色,没有声音的咆哮就像是突如其来的海啸。

那种被放空的感觉让我感觉到自己真实的存在。如同死亡般的阒静中可以清晰地听见自己有条不紊的呼吸。每一寸都浸染着黑夜的净重,前所未有的安宁与平静。感觉就像是眼帘上堆积着一层层的灰沙,总是无法敷衍性地阖上眸子。所以悄无声息的窥视黑夜的秘密,铭刻下一个人的黑色定义,睁大的眼中从来没有应该有的恐惧。

然而我是怕黑的。是真的对黑夜存在莫名的陌生。但那是一种熟悉的陌生。我害怕黑夜却总是沉溺在黑夜的安静与神秘中。迷恋那种黑夜在瞳孔中无限数放大的感觉,如同没有底的深渊,渐循渐进。因为在那种黑夜无限数放大的环境中可以想象到自己也在无限数的放大。  
  黑夜是另一种白天。在黑夜的遮掩下可以没有任何伪装。那种没有一丝杂质瑕疵的纯黑色,无声无息地包容了所有原罪和救赎。以自己最真的姿态面对黑夜,卸下所有压得自己气息紊乱的盔甲,努力不让最真的自己隐去。也许所有人都可以忘了最初最真最透彻的自己,但只有自己绝对不能够忘却。  
  相信你也跟我一样感觉到过黑夜的透彻。那种剥离一切纷乱与喧嚣的透彻。也许那正是我们应该存在的世界。没有人烟阜盛,没有纸醉金迷,没有虚伪,没有假惺惺,没有背叛,没有分离,有着最好的自己。

其实我都比任何人清楚有那么几个人一直对自己不离不弃。其实我都知道,不是我不屑不在乎太乖僻偏执,而是怕我的太在乎到最后全部都会落空。我比任何人都在乎那份情谊,我是在默默的刻下你们所给予的每一米阳光。我害怕纷乱,害怕喧嚣,害怕虚伪,害怕背叛,害怕分离,所以我无法完全交出自己。  
  或许说是我的无理取闹是还不习惯你们所给予的关心。或许说我的喜怒无常是因为我习惯了一个人的清静。你们对我的好,我怕我没有什么可以回报。你们给我的温暖,我怕我只能够对你们微笑而已。但我在努力地改变这种不习惯,我在努力为你们改变。所以,你们也一定会等待着我的吧?  

  我们要一起微笑。无论我是在感受黑夜的透彻在瞳孔中无限放大,还是你在感受阳光的明媚在脸颊上安然落定。  
  我们,都要找到在终点微笑等待的彼此……

 



阅读:
录入:admin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宿 敌”(外1篇)
下一篇:课前三分钟演讲(5篇)
相关文章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