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考场作文:这样的画面,让我流连(10篇)

[日期:2020-11-20] 来源:段芳老师推荐  作者:初三(1)班 陈乐卉 吴小宇 等 [字体: ]


这样的画面,让我流连

 

九江晨光中学  初三(1)班  陈乐卉

 

冬来,秋风却依然流连在山明水净的画面里,不愿离去。记忆的镜头一点点摇近,从夏末摇至秋尾,定格在一帧帧画面上。

那一天,你打电话回来,说要去昆明出差。

母亲在电话这头,埋怨的话源源不绝地从齿间迸出。我坐在桌角,默默往口中扒着饭,心绪也同她别无二致。这几天爷爷出院,你才结束了衣不解带、侍立榻边的生活,又要奔波外地,不能回家。我把母亲连日来的辛酸劳累看在眼里,心疼她的同时也对你多了几分不解:你孝顺、敬业,可为何不肯把流转的目光停留在我们身上?

这样的画面,我并不愿流连。

那一天,你从昆明回来,手中提着一袋鲜花饼,说是给我的礼物。

我恍若未闻,依然埋头钻研那道复杂的物理题。你尴尬地在玄关,仿佛一个陌生的旅客。鲜花饼朴素的清甜溢满小屋,以极易储藏的娇妍美丽嘲讽着不易长久的和平关系。

饭后,你突然捂住了自己的胃,脸色阵阵发白,母亲忙问你要不要去医院,我却依然冷漠地自顾自演算。你小心翼翼地看着我,口上说着“没事没事”,却并未像往日一般拒绝。

临行前,母亲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一个人在家好好学习;你却未发一言,只向我投来鼓励的目光,烫温了凉夜的空气。我忽然不合时宜地想:“你能吃苦忍痛,也许是为了我。你重视身体,大抵也是为了我。”

恍惚流连半晌,待漆门被轻轻关上,我才挣离繁杂思绪,生出一股挑灯夜读的勇气。

那一天,你从医院回来,见到我时牵拉两颊虚弱的肌肉,露出一个真诚的笑。

    你说:“妈妈说你有一道物理题不会做,我来看看。”你打断了母亲欲言又止的眼神,接过习题,皱眉思索起来。我在一旁看到你的侧脸,才惊觉你已消瘦至此:颧骨高耸,两颊微陷,黄黑的皮肤上因瘦而添几道细纹。我懊悔前几日不该与你置气,惭愧自己从未发现你的病况。望着你洗得发白的衬衫与病得发白的脸色,我才明白你的敬业是为了给我提供更好的生活环境,你的孝顺是为了给我树立榜样教我做人,而你对我沉默的爱都饱含在那一道道目光里……我眼眶不觉湿润了。

你似乎注意到了我的眼神,笑拈一块鲜花饼给我。含花入口,清甜溢满唇齿,堵住了哽咽的喉咙。

你镜片下的瞳仁忽然折射出青春的光彩,仿佛你还是那个领我放风筝、教我打水漂、替我修自行车的年轻父亲。或者说,你们本就是同一个人,在不同的画面里流连,守护着时光。

——亲爱的父亲,与你相守,予我慰藉,这样的画面让我流连……

 

这样的画面,让我流连

 

九江晨光中学  初三(1)班  吴小宇

 

晴朗的白日,运动场跑道上,全班同学身体前倾,蓄势待发,老师手上标志着开始的板子正待挥下,一切声音都停止了,一切动作都停滞了,这样的场景真像一幅令人流连的画面。

然而,这画面曾是我心中的阴影。

这一次的长跑考试,同样的晴天,同样的姿势,而就是那次,我跑出了全班倒数的成绩。当我气喘吁吁、几乎拖着自己的身体冲过终点时,同学看向我的眼神中有同情,也有一丝幸灾乐祸。我真想找一个地洞钻进去,回避众人异样的目光。

从此,体育考试成了我心头的噩梦,而起跑前那一瞬间,成了我挥之不去的阴影。

我渴望打破这片阴影,打破别人的目光。夜晚的操场上,常常能见到我奔跑的身影。很长时间以来,随着成绩的稍有进步,阴影似乎暗淡了,虽然没有完全消逝,但至少不会一想到体育便打起一个寒噤。

此刻,我在人群中,一面看着老师即将挥下的板子,一面心似乎要跳到嗓子眼。

远远的,老师的板子用力向下一挥,所有人都争先恐后,一面奋力向前,一面推推挤挤。不多时,我就被甩在后面,跑在队伍前列的,已是要远望才能看见了的,我的内心不禁要叹息,难道我的体育终究只能是这样子的吗?

一面想,一面正望见前头不远处的一名同学同样吃力地奔跑,我似乎被他激起了斗志,原本将要放慢的脚步突然加快,尾随,并肩,超越。我的心中,一股强烈的自信涌向四肢。

不顾气喘吁吁,我继续向前奔去,一连串的,又有几人从我的眼前落到我的身后,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画面啊!我不禁流连于这样的画面中,脚步一刻不停,就这样奔向了终点。

冲过终点,在道旁休息了好一会儿,我才想到考试的情景。不必说,我一定取得了巨大的进步,我肯定地想着,略一抬头,便看见阳光灿烂依旧,我的心里,有一缕阳光率先冲破了乌云,照到我的心田上。

常说,奋斗是最美的姿态。凭借奋斗,我创造出了令我流连的画面。眼前似乎又出现了长跑之前,蓄势待发的画面。但它不使我恐惧,只会是我流连。下次出现这个画面时,我的成绩一定会因奋斗而更好。我自信的想。

 

这样的画面,让我流连

 

九江晨光中学  初三(1)班  张若涵

 

清晨,一位老人与一位小姑娘在田野上奔跑,小姑娘很调皮,一会儿摘了几朵不知名的小花,一会儿卧在地上找虫子,希望可以吓到身后那眉目慈善的老人。

“爷爷,我要那个!”

小女孩手指着树上的果实,眼里充满的渴望。老人没有办法,无奈地从口袋中拿出一把弹弓,随手捡起几颗石子,张开眼,一手拿着弹弓,一手拿着弹绳,在空中抡了一圈,只听见“咻”的一声,果实应声落下,小女孩高兴地叫起来,连忙捡起在地上滚了几圈的果实。老人擦了擦小女孩脸上的鼻涕,笑着说:“乖,爷爷带你去看栀子花。”.......

那年我5岁,爷爷60岁。

烈日当空,老人按捺不住激动地小孙女,拿着两顶大草帽和一个风筝,乐呵呵地和孙女一起出去放风筝。

来到田野,爷爷让孙女手拿着风筝,自己拿着线,飞快地向远处跑去,大喊一声“放”,小女孩便将风筝放手,原本以为风筝会落下,可它却像一只雄鹰,直冲云霄。小女孩看着风筝高高翱翔,边快乐地大叫边向爷爷跑去,不一会儿就满头大汗。爷爷回头看见孙女傻乎乎地向他奔跑而来,立马放下风筝,抱起孙女,任凭风筝渐渐落下。爷爷用他那双粗糙不平的手给孙女擦汗,她白嫩的皮肤被擦的生疼,“不玩了,爷爷带你去看栀子花。”

那年我6岁,爷爷61岁。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学业也愈加繁重,回老家的时间一拖再拖。爷爷在电话里总是唠叨:“栀子花又开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啊......”也许正是爷爷这强大的意愿,在某天放学,爸妈带我回了老家,到时已经是凌晨。

可家里动火通明,原来爷爷生病了,疼得晚上睡不着觉。一见我回来,伸出双手给我一个拥抱,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我的亲人啊......”那天我才知道爷爷命不久矣,心中充满了愧疚,决定在第二天好好陪陪他,就像在我小时候一样。

于是,我推着他来到了那棵栀子花树下。栀子花的香气扑鼻而来,让我也不禁回想起儿时与爷爷一同观赏的情景。看着呆若木鸡的爷爷,我的眼泪差点夺眶而出。那里包含了多少令我流连的画面啊!

那一年,我14岁,爷爷永远停在了69岁。他永远地长眠在他最心爱的栀子树下。我想,这样的画面,一定会让他流连忘返吧。

 

这样的画面,让我流连

 

九江晨光中学  初三(1)班 柯子涵

  

大巴驶进村庄,一路上大片大片的稻田绵延着,金色的稻浪翻滚,像一汪金色的波光粼粼的湖泊。许多村妇在其间劳作。

         窗外的阳光炙烤着大地,轻抚窗玻璃,便能轻而易举感受到外面的骄阳似火。在太阳的热情下,毫无疑义,这些村妇定是被汗水挂满了脸庞,朦胧了眼视线,浸湿了后背,也疲倦了身心。她们用被生活磨得粗砺的双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洗衣做饭,面朝黄土。这样的画面,令我打了个寒噤,不敢多想,只在心里喟叹道:好苦啊!

旅途是忙碌的。眼前是极具特色的竹楼,一旁便是富有年代感的石磨与碾盘。从古至今,这里的生活到底是苦还是乐?是劳累还是闲适的呢?我无心聆听导游的长篇大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姐妹们,今晚圩里有歌会呦!去不嘞?”一声嘹亮欢快的嗓音将我的耳朵抓住。扭头一看,是那几个村妇。她们应该是刚劳作完,脸上带着运动后的健康红晕,衣角上还粘有些许泥浆,看上去有点狼狈。但她们身上始终散发出劳作完的自豪与满足,不断谈论着晚上的歌会,脸上一直绽放着笑容。

我望着她们渐行渐远的背影,也不禁被所说的歌会吸引。翻开旅行的时间安排表,巧了,刚好是歌会!不知是村庄里的欢乐氛围,还是偶然发现的小确幸,我初到村庄的郁闷心情一扫而空。

夜幕降临,被涂抹上浓墨的深蓝色幕布点洒着星子,在宁静、祥和的夜的包围下,那一团火红与金色的融合显得更加迷人。远远望去,像地平线上一颗最耀眼的星。

歌会早已拉开了序幕,男女老少全都围着篝火转圈跳舞。老人教小孩子们唱当地古老的歌谣,沧桑沙哑的声音与稚嫩甜美的嗓音交织着,共构一场如梦如幻的梦境。年轻男女身着奇异瑰丽的服装,相约一只舞曲,给整个歌会又蒙上一层浪漫的面纱。

        不断有人来到中央跳舞,人群里也不断爆发出欢呼与喝彩。很快,歌会到了高潮,几剪婀娜多姿的身影款款飘到中间。这正是白天汗水涔涔,辛苦劳作的那几位村妇,她们身着自己最好的衣裳,整洁大方,有的还在耳后别了一枝白玉兰。她们的歌声一如既往地高昂动听,歌声里是对庄稼丰收的期盼……

这些村妇被柴米油盐所束缚,她们的双手被生活磨得粗糙,但她们昂扬向上的生活态度终不会被生活磨平,而那晚歌会的美好画面,让我流连,终不会被记忆磨没。沿途风景如歌变换,在人生的旅途中保持一颗赤子之心,乐以忘忧,欣喜地走向生命的远方。

 

这样的画面,让我流连

 

九江晨光中学  初三(1)班  孙逸晨

 

我家,外婆家,隔着茫茫的鄱阳湖。

你在岸那头,我在岸这头,日日隔着鄱阳湖的水,远眺对岸的乡野。风儿携着细沙杂草,在水面上静静地盘旋歌唱;天边飘来一朵金边的云彩,与波光粼粼的湖面相映生辉;细小的浪花,轻拍沙岸;清脆的水声远送开往彼岸的老渡船。

    这老渡船已在湖面上渡了十余年,与晨晖同行,与月华同息,月月年年从不间歇地接送着两岸奔波的渡客。每当去外婆家开车不便时,我们便全家人一起坐上老渡船,悠悠地行到彼岸。如今学业正忙,去外婆家的次数少了,老渡船成了我童年的记忆。

老渡船是机动的铁皮船,几年来船上的许多部件已陈旧。木椅仍是坚固干净的,但坐上去总会“咯吱咯吱”地响;桅杆生锈了,下雨天挂着水珠,不寻常地显得格外漂亮动人。不知道是谁在船顶上挂了一面国旗,随湖风舒展,鲜红鲜红的,俨然成了老渡船最鲜明的特色。

我顽皮地去踩甲板上激起的小水洼,水珠也顽皮地溅起钻进我的鞋里,湿了我的袜子,船尾拉起长长的水波和浪花,像一条干净白亮的尾巴,随着船的前行肆意舞动着,又神秘地消失在了远远看不见的方向。湖上偶有舟子渔歌、木舟荡漾,令旅途中的人们心旷神怡。

船上的客人大都是为了生计而在两岸奔波的工人、商贩,大家虽互相不认识,但总能凑成三两一群,聊得颇欢。大约行到一半时,便有一老船工缓缓向我们走来,挂着旧腰包,在人群中挨个地收船费。若是有生人询问价钱,便总能听见他操起一口纯熟的九普话答道:

“不贵不贵,三块钱,保你十五分钟就到嘞!”

每每听见,忍俊不禁。

母亲与老船工熟识,她告诉我,当年他们上学时就是老船工每天不辞劳苦撑着船,接送一批又一批的上学娃。后来,木船换成了铁皮船,老船工就再也派不上什么大用场,只得挂起他的旧腰包,在船上干起收费的活儿。

老船工和船上的孩子们关系很好,我时常能看见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糖果,惹得孩子们竞相争抢,此时,他饱经沧桑的黝黑脸庞上总挂满了灿烂的笑容。

    我惊叹,这支老渡船,在湖面上坚持摆渡十余年,摆出老船工勤勤恳恳、善良美好的一生;摆出工人、商贩们对生活的美好盼望;摆出孩子们天真、明丽的笑靥。此之画面,让我流连。你听老渡船的鸣笛是多么洪亮,又是多么淳朴呀!

我在此眺望远岸乡野,也向着老渡船远行的方向。我想,江南不仅有舟子渔歌、青瓦灰墙,还有老渡船在时间长河里静静歌唱......

 

这样的画面,让我流连

 

九江晨光中学  初三(1)班  占珙伟

    

“历经万般红尘劫,犹如冷风轻拂面”         ——林清玄

    

天水蔚蓝,浩瀚壮阔,大海深邃的波浪,轻轻泛起,这样的画面,给十二岁的我留下梦幻的遐思。

小时经常向往海边,敬佩着征服大海的勇士。在脑海中,幻想着那广袤无垠的大海,沐浴在海边的习习微风中,斜倚着海滩上低矮的沙丘,数一数暮色中晚归的海鸥。

于是在十二岁那年的暑假,我看海的意愿终于实现了,母亲带着我,坐上了开往海滨的车,向着一次又一次出现在梦中的那可爱的大海奔去。眼前的大海,一望无际,宝石般的湛蓝衬着闪闪发亮的金黄色的沙滩。

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这样的画面在我的心中勾勒出来。

可是,那曾征服大海的勇士呢?那曾以为自己征服了大海的勇士呢?

我落寞的坐在海滩上,失望的看着那一群人,可那碧蓝的海洋却一次又一次的轻抚着我的小腿,那在阳光的照耀下不起波澜,深邃平静的巨人,反而却没有着我这个事不关己之辈的愤懑不平。浪花打着礁石,飞溅出一颗颗珍珠。我站在山巅,面向大海。

最美的不是生如夏花,而是在时间的长河里,波澜不惊。水天相接,无尽的温柔与遐思,凝聚在这一片汪洋大海,它仿佛诉说着一次次重大的变迁,诉说着它见证了的历史的产生、繁荣与衰落。

十二岁的那年,我见到了真正的勇者,正是面前这被人所“征服”的大海,我想,这是独属于大海的骄傲,它只是不愿意展露它的咆哮,于是选择了平静,一如往昔的平静而不起波澜。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你没有勇士那般闪耀的金色铠甲,但我想,你那不加掩藏的本性和无尽蔚蓝的碧波却成为了你最好的标签,等待着无数后人去凝望、膜拜。是你教会了我,真正的强者活在人们的心中。而你那波澜壮阔的画面,永远让我流连。

人生总有那么多的痛苦与磨难,但只要心如大海般平静,做生活的“强者”,即使深处低谷,依旧微笑地仰望天空,那么沿途一定会在不起眼的角落寻找到无数旖旎风光。

做一片汪洋大海,表面沐浴阳光,深处碧波荡漾。

做一片汪洋大海,有悸动的心,深邃的思想。

 

这样的画面,让我流连

 

九江晨光中学  初三(1)班  郑佳慧

 

偶然昂起头,望见高而笔直的银杏树。冬日已来,树上的黄叶还尚未凋零,但高耸的树尖却已倾斜断折。一只毛茸茸的小胖鸟站在光秃秃的断枝头,俏皮可爱,让断折的枝梢看上去不那么毫无生气。   

空气冰冷干燥,令人倍感冬日之寒,可我的身心似乎仍停滞在那个美丽的九月。

正值初秋,周末,与家人在路边闲逛。和风送来了一阵熟悉的花香,一棵硕大的桂树展开枝叶,树下已驻足有些人了,他们一定都是被花香吸引来的吧。

“好高大的树啊!”平日在街头社区看到的瘦弱较小的桂树,对比下只算得上是小小的盆栽。这大树不知经历了多少年的风风雨雨,才长成如此繁茂的枝条,集成这朵充满芬芳和浓密的云。它的花也并不像别的桂花那么遮遮掩掩,所到之处都是一团团的米黄小花。它们都过于想展示自己,吵吵嚷嚷,挤挤挨挨,花香洒得人一身,花瓣洒在了叶片上,附近的小草上,周边的大地上。

手捏末端枝条,随着清脆的“咔嚓”一声,奶奶把一大枝桂花塞在我的手上。“刷”树上的小花们承受不住这猛烈地拉扯,纷纷无力落地。不过大家并不介意这一点点花的呻吟。枝上尚有更多地,满枝的花朵,头顶还有更多,更多地枝杈。

“今年咱们可有更多地桂花咯!晚上炒桂花年糕!”言语间的功夫,奶奶又摘下了几根枝条。她的手如灵活的机械臂,眼力仍和买菜拣菜时一样利索,三两根满载桂花的枝丫,如光泽鲜亮美艳的金珠财宝装入包袋。

“我还未见过这么大的桂花树呢!这么茂密,折几根是没什么大碍的,瞧,大家不都在折吗?又不是才长几年的小树苗,没事的。”见奶奶又想折一枝,我忙拉她离开。

走了有些距离,花香仍不解浓郁气息,一半是大树的余香,一半是包袋中的花香。如此看来,那天上宫阙定也是花香满园吧?月宫里的桂树,砍了又长,长了再砍;金黄的桂花开了又落,落了再开。那吴刚定是幸福的吧,终年围绕在满园花枝的香气中。

餐桌上是香气扑鼻的年糕,桂花不愧是全世界最香的花,沾上油烟气息也不改本味。嚼着甜腻的年糕,不禁闭了眼,流连于那棵枝繁叶茂的桂树。在梦里的人间月宫也不过如此吧?下一次香气满园时,树下坐着的,是轻摇小扇的赏花人还是手持斧柄的“园丁”?我愿久坐于树下,沉浸在让我流连的浓郁花香中。

 

 

这样的画面,让我流连

 

九江晨光中学  初三(1)班  桂俊琅

 

在那清纯的月光下,在那轻飘的窗帘旁,翻涌着一个少年的热情。他专注地编程,改组,虽遭受了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但我觉得他努力尝试,积极思考的画面,就已让我流连。

那个少年,是我。

那年我十岁,不知出于何种原因,我深深迷上了机器人。动手组装,接入程序到最后让机器人进行行动的全过程,无不让我迷恋其中。凭着一份信心和一份少年的激情,我加入了机器人俱乐部的夏令营,为参加比赛做准备。

我那“爱上—遇上—迎难而上”的少年历史自此开始。进入夏令营,我逐渐意识到了自己能力的不足。无论是编程还是组装,周围的人都强过我太多太多。别人的机器人能靠感光程序找到合适的线路去执行任务了,而我的机器人仍无法正常运行程序,只能前轮带动后轮,像一个高速旋转的圆规似的,仿佛在嘲笑我说:“你看看你,就像这个圆规一样,只是在原来的点上,毫无进步,原地打转罢了!”这时,周围的同学们围了上来,你一言我一语,甚至教练也加入了他们,朝我说风凉话,“这点水平也参加比赛啊?还是赶快回家吧”。他们嘲笑我,也在嘲笑那个像我一样,只会运行“菜鸟程序”的机器人。

而日子还在一天一天继续。教练讲解的程序、方法,一天比一天更复杂,我的应只有沉默。我陷入了自责的泥沼中,情绪一天比一天低落。

一天,中午休息,我不想再去想机器人的事了。索性打开电脑,想随便找点什么好玩的视频看看消磨时光。点开一个视频,视频名叫“开学第一课”。是一个演讲,我抬起头瞥了一眼,是一位老人,我打了个哈欠,以为这视频会像其他的视频一样无趣。可是,随着老人越讲越兴奋,故事也越来越动人,我不可思议般的清醒了,顿时困意全无。老人名叫许渊冲,是一位翻译家,演讲很长,但最后他说了一句话,我记忆犹新。他说:“人生的最大乐趣,莫过于能够从事一项自己热爱的课业。”这句看似漫不经心说出来的话,实则是真正的大智慧!我清醒了,研究机器人不就是我一直所热爱的课业吗?能从事自己所热爱的事情,本身就已经很幸福了!为了热爱,有什么好抱怨的,有什么好沮丧呢?

我决定,我要迎难而上。

夜深了,四寂无声。一束白光刷地亮起,是一块电脑屏幕。那个“菜鸟”机器人坐在课桌上,一根线连接着电脑。“吧哒吧哒……”一位少年,双眼凝视着电脑屏幕,手飞快地在键盘上敲击。他在专注地进行着编程和改组,虽然屡遭到失败,但他绝不停息!在这清纯的月光下,在那轻飘的窗帘旁,翻涌着一位少年的激情。

那段日子里,他的世界没有太阳。同学依旧取笑他,就像连绵不绝的阴雨。但他并不感到沮丧,因为有东西取代了太阳!凭着那一缕光明,他就能把黑夜变成白昼!这束光虽不及太阳那般耀眼,但已足以为他指明前进的方向……

自那以后,在我的学习和生活中,我也经常遭遇到挫折和困难。但每当我情绪就要沮丧低落时,我都会想起那个黑夜里奋力编程的我,这样的画面,让我流连。

 

这样的画面,让我流连

 

九江晨光中学  初三(1)班   胡心淳

 

去年寒假,我来到了南京。

早已听闻南京是一座英雄的城市,可下了火车,我却并无所感,与其他城市一样的浮华:排排的高楼大厦,处处的人头攒动。

母亲似乎看出了些什么,想要说,却未能说出口。只是带我几经辗转,来到了一条古街。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这条古街遗存了些许江南的韵味,青石板上摇晃着一地树影,光点游离窜动于其间,深一道浅一道的裂纹,像是被时光精心绣上的千年斑驳。阳光如淡酒,却很醇。斟在一朵朵的小野花上,酿成了一碗岁月。我微眯着眼睛,慵懒地走着,流连于这样的画面中。

一条河缓缓从我身边淌过,母亲告诉我它是秦淮河。原来,这就是秦淮河,我开始细细地打量起来:风荡起一缕缕碎波潺潺,悄悄揉过河水似倩影婉转。于这水波里,我似乎看到了当年耀目的金陵。

上了一条乌篷船,船夫边摇着橹,边哼着江南小调,还不时地与我攀谈着,出口便是浓厚的苏音:“小姑娘,你知道吗?几十年前的南京,可不是现在这样呢!”

我当然知道,中国人民都知道,几十年的那场惨无人道的屠杀,早已印刻于南京的骨髓中,也被铭刻在中国人民的心中,当时的南京,血流得太多了,每一个人都是鲜活的生命,有真实的悲欢可期,亲友可待,却都湮没于侵略者铁蹄扬起的尘土中。何其惜哉!何其痛哉!

下了小船,我信步来到了一座荒园,杂草从生,废弃已久,我登上了一座塔似的小楼,极目远眺,只见秦淮河静卧于底下,如一条蓄势的卧龙,随时准备凌空而起。落红时四野尽染,太阳正循着亘古不变的路途走着,我的眼前变为了一团团的跳跃的红光,霎时间渲染了整片天宇。头顶是窒息般庞大的宁静,我似乎听到遥远的城市传来的喧嚣。

脑海中,革命者勇敢抗争,前仆后继,用血肉之躯抵挡侵略者的坚甲利炮,一个人倒下了,一群人又站了起,如此惨烈之下,终还得南京的蓝天。一个能够升起光亮的身体,必然经历了无数的日落,总有一些坚守,可从冰封千里的土地上盛放出一万朵怒放的蔷薇——那是从荆棘丛中踏出的未来与希望。

我久久流连于这样的画面无法自拔,心中顿生无限敬仰之意。看远方,云霭之后藏匿着金光。我明白了,沉淀在时代的芳华是不会褪色的,它会随着时光的推移,而日久弥新。

在天边,太阳用红色涂抹着这片英雄土地的色彩……

 

这样的画面,让我留恋

 

九江晨光中学  初三(1)班   张光韬

 

光线从窗外射入,拼图的金箔上,熠熠生辉           ——题记

 

儿时,令我流连忘返的画面无疑就是我拼凑拼图的样子:一版拼图,散落在四处,我寻找到了再片片拼成,眼前便显现出一幅世外桃源之景。

我最早接触到拼图那年年值三岁。记得有一天,我闲得无聊,却在无意中找到了一版残缺的拼图。从此便爱不释手,常常把弄着这个仅有九宫格的玩意,却无法将它复原。

兴高采烈的我下定决心,要将那版拼图背后的秘密一探究竟。我将九块拼图摆放在桌子上,眉头紧锁,静下心来在脑海中想象碎片上笔画所勾勒出的景象。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我的思绪也在飞快地转变着。突然,我灵光乍现,将最难的两块拼接而成,剩余的七块也顺理成章地摆放到了他们应有的位置。

我定睛一看,拼图上所描绘的是一只小象喝水的情景。清澈见底的小溪中流淌着涓涓溪流,而一只小象正在畅快地饮用这溪水。

我为自己的初次成功感到万分喜悦,沉浸在其中久久无法自拔。抬头望向窗外时,天色也已近乎黄昏了。

时隔十年,我的手上再次接到了一版拼图。那是母亲送与我的生日礼物,里面竟有200块拼图。我生日那天,与我相伴的没有山珍海味,而是这版拼图。我拆散了拼图的包装,碎片散落一地,不可计数。我将拼图一片片整齐地分类,排序,凭借着过往拼凑的技巧,很快地把边框给拼好了。拼凑的过程中,我的手被碎片刮伤,却丝毫没有影响我建功立业的步伐。我努力,再努力,尽管眼花缭乱,但最后还是顽强不屈地将拼图完成了。

正如孟郊在《登科后》中所描绘的那样“春风得意马蹄急,一日看尽长安花。”在完成拼图后,我的内心波澜起伏,欢喜不已,但拼图上的景象很快让我镇静下来。拼图上画了一个蛋糕,细数一下,上面插有十三根蜡烛。我的眼眶中不禁涌出泪水,心中不免感慨着这份生日礼物的贵重......                        

这种令我流连的画面,如今也不知奔向何处了。我拼图的景象,此后再也没有见到了——可是,拼凑碎片的画面,却深深地印照在我的脑海里。

我眉间紧蹙,打开了那版镶有金箔的拼图,凝望着那个蛋糕,思绪不觉飘远......

 

                                                                



阅读:
录入:admin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瓷都之行——记初二年级研学活动
下一篇:
相关文章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